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随笔 > 正文

2010年下半年农产品价格上涨现象解析:原因、影响与趋势

发布时间:2011-02-26  作者:曾寅初 

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国居民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一直以与上年同比超过3%的幅度上涨,使得物价上涨已经成为近期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本轮物价上涨的一个重要特征是作为食品的农产品价格的较快上涨。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0年全年我国CPI同比上涨3.3%,其中,食品价格上涨7.2%。因为计算CPI的产品中食品所占的权重为33%,所以可以说物价上涨总水平中,超过70%是由于食品价格上涨引起的。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截止到201011月份的食品分类物价指数,与上年同期相比,粮食上涨11.4%,肉禽及其制品上涨2.2%,蛋上涨7.3%,水产品上涨7.8%,鲜蔬菜上涨21.3%,鲜果品上涨13.2%。因此,可以说主要是各种农产品价格的全面上涨引发了本轮的物价上涨。因此,本文将从原因、影响和趋势等方面,来解析本轮农产品价格的上涨现象。

 一、农产品物价上涨的原因

影响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的因素比较复杂,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的主要原因:

第一,自然灾害影响造成部分农产品的供给量减少。供求是决定价格的最基本因素之一。对于农产品而言,由于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农产品的需求稳定增长,因而农产品供给能否保障满足需求的稳定增长就成为决定农产品价格的关键因素。2010年是我国农业自然灾害较为严重的年份,年初先是遇到西南地区百年不遇的干旱,然后是春寒,然后是夏季的洪涝,接着又是水灾、地震、泥石流、山体滑坡等等。就粮食而言,虽然2010年全年粮食总产量达到54641万吨,比上年增长2.9%,实现了连续七年增产,但是夏粮却因严重的水旱灾害而减产,2010年夏粮产量12310万吨,比上年下降0.3%;特别是早稻产量只有3132万吨,比上年下降6.1%。大米、面粉等粮食价格的上涨与夏粮减产有一定的关系。受自然灾害影响更大的是蔬菜和水果,因为针对不同品种的蔬菜和水果,我国大多已经形成较大规模的特定产地,所以一旦产地遭受自然灾害,将会使全国的产品供给量下降,再加上蔬菜供应季节性,从而会短时期内使得其价格快速上涨。

第二,货币流动性过剩带来的高通胀预期。2008年发生全球性金融危机以来,为了应对危机,我国采取了积极宽松的货币政策。2009年年末,我国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为60.6万亿元,同比增长27.7%,增速比2008年高10.0个百分点;狭义货币供应量(M1)余额为22.0万亿元,同比增长32.4%,增速比2008年高23.3个百分点。2010年年末,M2余额72.6万亿元,增幅同比虽然回落8.0个百分点,但仍然比上年末增长19.7%M1余额26.7万亿元,增幅同比虽然回落11.2个百分点,但也人仍然比上年增长21.2%。货币发行量运高于我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速度的迅速增长,必然造成货币流动性不断增强,从而形成货币流动性过剩。相对过剩的货币需要寻找出路,面对这些年房市和股市的不景气和不确定性因素增大,数量相对有限的资源性产品必然成为货币流向的重要选择。可见,货币流动性过剩带来的高通胀预期,是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的深层原因。

第三,游资进入农产品市场带来的投机炒作。流通领域的价格上涨成为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中,引人注目的一个焦点。“豆你玩”(绿豆价格暴涨)、“算你狠”(大蒜价格暴涨)、“姜你军”(生姜价格暴涨)等现象的相继发生,都说明游资进入农产品流通领域的投机炒作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部分农产品在短期内的价格暴涨。以大蒜批发价格为例,根据商务部市场运行调节司的监测,20104月初的价格为7.54/千克,4月底上升到9.03/千克,611日下降到7.67/千克,7月底迅速上升到11.05/千克,到10月初进一步暴涨到12.24/千克,此后一直在高于10/千克的高位运行。游资炒作带来的价格剧烈波动说明了我国农产品流通过程中价格监控存在着严重的问题,也显示了我国农产品流通现代化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但是,游资炒作农产品价格的深层原因还是与上面提及的货币流动性过剩的背景密切相关。

第四,农业生产要素价格上升带来的成本上升。随着我国工业化的进展,我国的经济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随着资源不断由农业转向非农业部门,农业生产要素价格开始呈现出上升的趋势。根据国家发改委全国农产品成本收益调查数据,稻米、小麦和玉米三种粮食每亩平均成本快速上升,2009年亩均生产成本为485.79元,比2005年的363元增长33.83%,其中,物质和服务费用297.4元,比2005年的211.63元增长40.53%,人工成本188.39元,比2005年的151.37元增长24.46%,土地成本114.62元,比2005年的62.02元增长84.81%。随着农业生产成本的上升,国家连续几年提高了主要粮食的最低收购价格,2010年小麦的最低收购价在此前连续提价的基础上,比2009年每50千克提高3元;2010年生产的早籼稻、中晚籼稻、粳稻最低收购价分别比2009年分别提高3元、5元、10元,提高幅度分别为3.3%5.4%10.5%。成本推动成为造成农产品价格上涨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第五,国际农产品价格上涨等输入性因素的影响。随着我国经济国际化程度的提高,国际因素对我国国内经济运行的影响也越来越不可忽视。2010年由于俄罗斯等一些国际主要农产品生产国遭受自然灾害的影响,造成部分农产品供给有较大幅度的下降,国际农产品价格开始了新一轮的快速上涨。世界粮农组织(FAO)公布的食品价格指数从2010年的6月开始迅速提高,由143.6提高到的12月份的190.5,提高了近47个半分点,超过了2007-08年全球粮食危机时184.720086月)的最高点。其中,尤以糖和油料的价格上升最为剧烈。虽然我国对水稻、小麦等主要粮食作物的进口还采取了关税配额管理等进口限制政策,但是大豆等几乎不存在进口限制政策而又对国际市场依存度很高的农产品,其价格变动必然受到国际市场价格暴涨的影响。除了国际农产品价格上涨的直接影响外,美国实行的量化宽松政策,还会通过热钱进入我国而加剧我国的货币流动性过剩,也会通过能源价格的上涨推动农业成本的上升而间接影响我国的农产品价格。

 二、农产品价格上涨的影响

一般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分析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带来的影响。

第一,对农民增收带来的正面影响。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2010年我国农民人均纯收入5919元,比上年增长14.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0.9%20多年来,我国农民人均收入增长的幅度第一次超过城市人均收入增长的幅度,也是第一次超过了10.3%GDP增长幅度。农民人均纯收入的快速增长,当然与农产品价格的显著上涨密切相关。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0年随着农产品零售价格的上涨,农产品的生产者销售价格也大多有较快的增长,与去年相比,粮食的生产者价格上涨13.3%,油料上涨12.1%,蔬菜上涨16.8%,水果上涨20.4%,奶产品上涨15.3%。生产者价格的上涨必然带来农民增收。2009年农民第一产业生产经营性收入为1828元,如果按照2010年农产品产量增产4%(粮食的实际增产率2.8%)计算,则经营性收入应该为1901元,而2010年实际农民第一产业生产经营性收入为2231元,也就是说价格上涨带来的农民增收至少为330元,相当于增收8.52%

第二,对城乡居民消费支出的不利影响。农产品价格上涨对城乡居民消费支出的影响大小与恩格尔系数(食品消费支出占全部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的大小紧密相关。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如按照2009年城乡居民消费支出分别为12661元和4138元,恩格尔系数分别为37%43%计算,2010年仅考虑食品价格上涨7.2%城乡居民要分别多支出337元和128元,每月平均多支出28元和11元,仅占全年消费总支出13471元和4382元的2.5%2.9%。因此,与2010年城乡居民纯收入分别提高7.8%10.9%相比,从总体上看农产品价格上涨所带来的消费支出增加是一个相对较小的量,对城乡居民的总体生活水平的影响不大。但是,由于低收入阶层的恩格尔系数要高得多,因此农产品价格上涨对与低收入阶层的影响较大。以城市低收入家庭为例,如果低收入家庭的人均年消费支出为4000元,而恩格尔系数高达0.80,则食品价格上涨7.2%,则意味着家庭需要多支出230元,此时仅食品消费占消费总支出的比重则要进一步上升到86%。可见,农产品涨价对主要依靠低保的城市低收入家庭和农村困难的贫困家庭的影响,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第三,农产品价格上涨是否会引发通货膨胀?这是多年来国内外学术界争议较大的问题。根据我国现行统计方法,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作为判断通货膨胀的重要指标,食品价格在其中所占的权重为33.6%20101月开始食品价格的权重下调了2.21个百分点)。显然,食品价格或其代表性商品价格变动对CPI具有直接影响。但是,农产品价格上涨是否会引发通货膨胀,主要是要看农产品价格上涨对其他产品价格是否具有显著的传导作用。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与上年相比,2010年食品价格上涨幅度为7.2%,而烟酒及用品上涨1.6%,医疗保健和个人用品上涨3.2%,娱乐教育文化用品及服务上涨0.6%,居住类上涨4.5%,衣着类下降1.0%,交通和通信类下降0.4%,家庭设备用品及维修服务类持平。可见,2010年农产品价格上涨对CPI的影响主要是直接影响,不能判断农产品价格上涨对非农产品价格上涨存在显著的传导作用。

三、农产品价格上涨的趋势

就判断农产品价格的未来趋势而言,仅仅列举出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并不充分,还需要判断这些原因中到底哪些是最为本质的原因。如果与2006-2007年的农产品价格上涨态势相比较,我们会发现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具有不同的特点。那就是2006-07年农产品价格上涨表现为部分农产品价格的显著上涨,例如尤其以猪肉价格的上涨特别明显,而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虽然各类产品上涨的幅度有所差异,但是全面上涨的特征较为明显。因此,以部分农产品的供求局面变化显然不能解释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的本质原因。农产品价格全面上涨的特征表明,本轮农产品上涨的原因应该来源于更具有普遍性的原因。

就农产品价格上涨的具有普遍性原因的角度看,短期因素主要是国内和国际双重因素影响下的货币流动性过剩带来的通胀预期,长期因素则主要是农业生产要素上涨带来的农产品成本的提高。可以认为,长期的成本推动因素和短期的货币流动性过剩是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的最本质的原因。而在货币流动性过剩的背景下,针对部分农产品供求的变动而进行的流通领域的游资炒作则加剧了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的程度

因此,仅依靠农产品的供求调节和对流通领域游资炒作的打击,并不能消除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的本质原因。农产品成本逐步上升的长期趋势,意味着长期来看我国农产品价格势必呈现为一种上升的趋势。货币流动性过剩局面的存续,意味着短期来看我国农产品还将面临较大的通胀压力。由此可以判断,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的局面至少还将延续一段时期, 2011年的农产品价格将很可能会持续在高位运行。国家统计局最近公布的20111月份CPI的数据也验证的这种趋势。20111月,全国CPI同比上涨4.9%,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0.3%。但是,从我国粮食连续七年增产的情况看,我国重要农产品的供给保障是相对充分的,农产品价格进一步暴涨的供求基础并不存在。

而从影响来看,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对农民增收的影响是显著。尽管由于流通领域的游资炒作和流通成本的上升,农产品零售价格的上涨所带来的利益中有一部分被流通领域所吸收,但是从总体来看,还是会传导到农民的农产品销售价格,从而对农民增收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而农产品价格的上涨确实也会增加城乡居民的食品消费支出,但是从整体来看,与城乡居民收入的增长相比较,由此带来的对居民生活的影响是完全可以承受的,问题是对城乡低收入居民的影响会比较大。同时,至少就目前来看,没有数据显示农产品价格的上涨对非农产品价格的具有显著的传导作用,除了对CPI的直接影响外,尚不存在带来全面通货膨胀的影响。因此,我们认为应该更加客观地全面地看待本轮的农产品价格上涨的影响。当然应该看到农产品价格上涨带来的负面影响,特别是重视对城乡低收入全体的补贴和救助,但是也应该看到农产品价格上涨对农民增收带来的正面影响,特别是对缩小城乡差别带来的长期作用。在农产品价格尚未构成全面通货膨胀的原因的情况下,应该客观上容许农产品价格有一定的上涨趋势,农产品价格调控的目标并不是要完全消除农产品价格的任何上涨趋势,而主要应该是控制农产品价格在短期内过快上涨的局面,实现农产品价格在可控范围内的有序变化。

实际上,针对本轮农产品价格上涨,我国政府已经采取了各种积极有效的对策:宏观货币政策已经从积极宽松调整为相对稳健;政府加强了对农产品流通领域的监督管理,特别是加大了对一些游资和不法经营者采取欺诈、串通、哄抬、囤积等不正当手段操纵相关商品价格的查处力度;采取了的一系列促进生产的措施,以保障我国重要农产品的稳定供给;建立了与价格上涨相挂钩的低收入群体的补贴保障制度等。随着这些政策措施的实施以及国内外宏观经济环境的改善,我国农产品价格的运行最终将会趋向于相对平稳。

(201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