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随笔 > 正文

不同阶级发展阶段的小农市场一体化

发布时间:2013-11-13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 曾寅初 

Mr. Jamie Morrison 给出了一个小农参与市场的较为完整的分析框架。这个框架由以下三部分组组成:1)小农特征、市场功能与小农连接市场的多样性和差异性特征分析。2)小农参与市场的决策(影响因素)、小农的约束和风险因素的分析。3)小农市场一体化问题制度、技术、外部环境改善等解决方法分析。这样的分析框架的最大特点是:非常关注小农参与市场多样性和差异性,因此在分析时具有很强的包容性,但是正因为如此,这样的分析框架也会有一定的局限性,就是针对不同经济发展阶段、不同农业地位、不同资源赋存条件的小农,其参与市场的性质与行为,应该有不同的特征。同时,政策对解决小农参与市场问题的目标也就会有不同。于是,对同样是小农参与市场问题的分析重点也就会有不同。

1、必须区分不同经济发展阶段国家的不同小农问题

发达国家的小农问题和发展中国家的小农问题应该有所不同。我想如果仅就生产经营规模而言,发达国家也有小农。但是,发达国家很多小农可能是“休闲”农场、“星期天”农场,这些农场的主要目的可能已经不再是我们所想象的通过产品生产经营获取利润,更多的可能是为了享受农业这种文化所提供的服务价值。这样的小农显然不具有“弱势”的特征,反而可能是是社会相对“高层”阶级才可能享受的“奢侈”物品。显然,我们不能将发达国家这样的小农与发展中国家相对“弱势”的小农同样看待。恐怕也没有必要专门针对这样的小农展开专门的讨论。

2、我国讨论小农参与市场问题的背后问题逻辑

  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问题?从以上报告者的说明中,似乎是小农因为参与市场问题不能享受到市场化带来的利益?这里涉及到一个基本的判断,那就是在市场化过程中,小农的状况到底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而对于变好和变坏,又由于比较基准的不同,有两个维度的比较。一是小农状况与其历史水平相比到底怎么样?对于我国来说,这个问题可能应该是不难得到结论的,那就是应该是逐步改善的。二是,在同样变好的过程中,小农相对于其他经济主体而言,其状况是不是在逐步变坏?这样的问题可能是存在中,例如,有人分析,在整个产业链中小农分得的比例相对较低。但是,这是不是一个值得干预的问题?却是值得讨论的?我个人认为,这是正常市场竞争的结果。对于这样一个市场竞争的结果?政府应该干预到什么程度?值得大家进一步讨论。对于这个问题,或者可以换一种说法。即我们讨论小农参与市场问题,到底需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

 3、鼓励小农参与市场与培育有竞争力的农业经营主体之间的关系

目前,我国正处在这样一个关键的历史时期,即农业劳动力正在转移出农业,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处理好小农问题非常必要。实际上,对于这个问题我想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中国的情况与日韩很相似,因此,无论如何未来的农业经营主体将是小规模的农户,即小农。然而,日韩模式并不是一个成功的模式,至少本国的农业经济学家都认为,日韩模式从培育有竞争力的经营主体上是失败的,而最大的问题正是在于在农业劳动力转移出农村的同时,使得大量的小农得以留存了下来。而为什么得以留存,除了兼业化对于农村劳动力剩余劳动时间就业和收入的贡献之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国家在农协等的推动下过渡地采取了补贴等农业保护措施,这使得小农得以大量留存,而失去了通过规模扩大,培育自立的农业经营主体的历史机会。我国目前正处在这样的一个关键的历史机遇期,也就是说处在随着农业劳动力的转出而培育自立的农业经营主体的关键时期。在这样的时期,如果过于强调保护小农,是否会重走日韩的模式。

在这样的背景下讨论我国小农的市场参与问题,就需要注意小农市场参与问题的解决与有竞争力的农业经营主体培育之间的关系?从前面的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到,这里面及可能存在着相互促进的关系。例如,通过合作社、订单农业等方式,有可能促进农业经营主体的培育。但是,也必须看到两者之间可能会存在矛盾的关系?如果通过政策干预是小农获得相对较好的条件,小农可能会留存下来,并且会阻碍其放弃耕地经营权,从而不利于农业经营主体的培育?应该如何在这两种关系中,找到平衡点?值得我们大家共同思考。

4、我国小农参与市场的农产品销售问题

从商品流通的角度看,小农产生农产品的流通与一般商品流通有一个重要的不同,即由于单个小农生产的销售农产品数量相对有限,因此,需要有一个特殊的集货的过程。也就是说,必须将单个小规模农户生产的农产品集中起来,才能与现代的正规市场相对接。在计划经济时期,我国国有的农产品收购部门,起到了集货的作用。而在日韩等同样是小农生产的国家,系统农协(合作社)起到了集货的作用。而在我国现在,大量的私人经纪人正在发挥着非常重要的集货作用。

但是,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针对小规模农户的集货过程中许多的流通处理环节具有公益性和公共产品的特性,例如,分级、包装、进入市场前的质量安全检验检测等。这是因为,小农单独投资进行这些设施的投资,因为利用率很低显然是很难回收成本的。所以,在我国农产品销售市场由私人经纪人起集货作用的情况下,现代农产品流通所需要的分级、包装,以及与食品质量安全源头控制密切相关的检验检测等,通常是缺乏的,这就成为我国小农进入市场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如何解决?我们需要建立公益性的组织来承担这些功能?在我们确定了与日韩不同的农业合作化道路之后,这需要我们进行新的制度创新,走出由中国特色的道路。

5小农在所有消费者支出中的所得分成问题

从农产品市场流通的角度看,小农参与市场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小农在所有消费者支出中的所得分成。这几年,在我国食品价格上涨带动CPI上涨的压力下,许多了将问题归结到了我国的农产品流通问题,认为最主要的是流通领域的成本居高不下,带来了农产品的“买贵卖难”问题,流通侵占了消费者的利益和农民的利益。

对于这个问题,到底应该如何来看。与今天的报告有关系的至少有两个问题值得关注。一个是农产品流通领域的价差到底是怎样决定的?购销商能够随意控制这个价差吗?显然不是,这个价差是由市场服务的供给和需求所决定的。在我国,对农产品市场服务的需求狂速提高和农产品市场服务的供给成本也在快速提高的情况下,市场价差的扩大是非常自然的事情。这是由于市场竞争机制决定的结果。并不存在,购销商的暴利。在我国几乎不存在农产品购销商进入门槛的情况下,暴利是不可能存在的。这里,场所垄断使得租金上涨可能是因素之一,但这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也是正常的。另一个则涉及到农产品销售时,农民对销售价格的谈判权,也即农民对价格的影响力。如何提高农民的谈判影响力,当然是值得考虑的问题。

(本文是作者于2013年11月在FAO与农业部贸易促进中心共同召开的国际会议做作的评论)